ca88手机版登录

风雨兼程 永远在路上的“无名英雄”——记二院物资部顺利完成某型号战车公路转运

发布时间:2014-08- 18    信息来源: 二院

       经过3天多的跋涉,物资部车队告别了繁华的城市,告别了崎岖的山路,走上了茫茫戈壁。

  一路行来,驾驶员们早已“心灵相通”,所有装备车沉稳地前进,几辆生活车在车队头部和尾部穿梭以防止外来车辆超车、插队。

  车窗外,大地几乎没有高低起伏,荒漠与戈壁,被车轮碾过后砂砾漫天而起,视野范围内只有单调的土色,有着无法言说的雄浑与壮美。来不及欣赏,驾驶员们再次向深处进发。

  在那茫茫戈壁尽处,除了胜利,还有碎石、尘土与颠簸、暴晒“恭候”着出征队员。

  苦累活,他们从不挑拣

  时间回到3天前。

  “根据型号任务需要,现需将几辆装备车转运至基地,6天后必须到达,同时,考虑到现在保密工作的严峻形势,必须由物资部专职驾驶员进行转运……”

  物资部特装配套处负责人高勇接到了这样的任务,心里不禁“咯噔”一下,现在各个试验队陆续进场,驾驶员已经少之又少,还要这么短时间协调,谈何容易?

  再难也不能耽误了科研生产。面对突来的任务,物资部上下紧急部署,仅用了不到3个小时便组建了一支转运队伍,并根据沿途道路和自然环境制定了周密的转运计划。

  然而,队伍的快速响应并没有让高勇充满成就感,反而满怀“愧疚”,“这些队员当中既有被迫从难得的假期中赶回来的,也有父亲住院需要家人陪床的,甚至还有当天早上刚从呆了近半年的试验基地回京的,为了任务,他们二话不说,拎包就走。”高勇解释到。

  为了安全,驾驶员最高时速只能达到60km,也就是说如果想要6天内到达近4000公里的目的地,一天至少要驾驶12个小时以上。装备车无论是空调还是动力都远远不如私家车,高温、高噪音的环境时刻考验着驾驶员。一天下来,驾驶员的嘴唇都干到脱皮,“虽然车上备有矿泉水,但是我们不敢多喝,一是怕沿途没有厕所,二是为了节省时间”,驾驶员崔伯才说在转运时候喝水只能靠抿,“至于吃饭,也只是靠面包解决,不是不想多吃,装备车过于颠簸,吃了就想吐。”

  “这样的苦活、累活,我们每年都要干上很多。最长的一次,我们完成了近万里的公路转运,到达目的地的时候,驾驶员用白毛巾擦脸,毛巾都黑了。”高勇说到。

  危险活,他们从不回避

  一场说走就走的"旅行",从高山到戈壁,从城市到乡村,沿着公路奔驰向前,走遍世界各地,看遍了世界的美,听上去似乎是一份不错的工作。然而这其中的艰辛或许只有他们自己知道。

  不止是苦,他们需要面对更多的是未知旅途的重重危险。在这次转运途中,他们遇上了罕见的内涝,积水达到近1米,沿途的私家车被淹没在积水中,只露一个车顶,很多司机都弃车到道路两侧高处避险。

  时间紧迫,装备车能过吗?

  “能!”一个字中饱含的斩钉截铁并不是出于英雄主义,而是经过多年驾驶经验的磨练。据陈力军介绍,不管时间多紧,出任务之前,驾驶员都要对自己所开的装备车的性能进行充分了解,此次转运的装备车排气管高,又是柴油车,涉水1.5米没有问题,而根据路边的花草树木,就能判断出水的深度,能不能过,有没有危险,一目了然。

  戈壁无人区,考验的时刻来临了。

  唯一的公路常年被流沙侵蚀,路线只能隐约可见;无人区里一天四季,十里不同天,极有可能遇见下雨过的湿地,遭遇打滑陷车;通讯只能靠卫星电话……再加上经过几天的暴晒、大雨、泥泞路及发动机持续3000转以上的不间断行驶,人和车都经历了接近极限的考验,一不小心就会发生危险。

  “国道仅有不到7米宽,而此次转运最宽的装备车宽度达到3米。公路两侧都是沙土和砾石,遇到会车处理不当便很容易陷下去,甚至发生侧翻。”陈力军说起无人区的驾驶经历,至今仍心有余悸。

  在航天,他们从不后悔

  经过5天多的艰苦跋涉,晚上10点30分,他们终于抵达了目的地,卸下装备后已经是晚上11点30分,吃了几口饭,便匆匆睡下。明天还要赶第二天凌晨四点的飞机飞回北京执行另一次任务。

  “有时候想看看周围的风景,也算咱来过这个地方了,可是住在军营,时间又赶,去过这么多地方,我们的印象也不过是黑漆漆的宾馆。有次时间比较富裕,我们想出门走走,可是刚一出门就有武警拿枪对着。”张立阳说工作这么多年,基本跑偏了整个中国,可是真正玩过的地方不到5个,大多还是在北京周边。

  睡意朦胧的星辰,阻挡不了我的行程。

  这句歌词,是驾驶员们的真实写照,很多时候,陪伴他们的仅有满天星辰。孤独和寂寞,一路随行。

  多数驾驶员都很腼腆,路上话不多,休息的时候也只是各自拿出风油精往太阳穴上擦擦,“我的任务就是将装备安全的运往目的地,不值得多说”。驾驶员刘占奎说他们和大家一样,只是做好自己的工作。

  也正是因为这份工作,这些勤务保障人员们失去了很多。试验场上,他们没有冲锋陷阵的任务;总结表彰会上,他们没有出头露脸的机会;奖励通令上,找不到他们的名字。

  亲人去世,他们不能送终;常年在外,爱人留下一纸离婚协议便匆匆离去;女儿生病,因为不在身边照顾,落下了病根;伤心愧疚的他们只能在心里流泪,然后继续握紧手中的方向盘,为科研生产的顺利运转顶住压力。

  同样也是因为这份工作,他们收获了很多。

  随着时间的更替,勤务保障人员中年轻人多了,队伍的活力增强了,但艰苦奋斗,踏实朴素的作风也在传承。辛苦的时候也想过离开,退伍兵驾驶员吕建宁说,没想到,这里比军队还苦,可是留下来的很大原因,就是被队伍的精神感染了。

  如今,这样的转运任务在物资部已经成为常态,每一名驾驶员枕戈待旦,一声令下,便可出征。(文/陈静)

  

【打印】   【关闭】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